德籍机长辛德勒:坚守岗位帮助更多乘客抵达他们想去的地方

拖着飞行员标准的黑色登机箱,英格·辛德勒快速步入毗邻上海虹桥国际机场一号航站楼的春秋航空机组签到中心。

“Temperature Check!”(请测体温),门卫大叔与辛德勒熟识,用英语打招呼,提醒他测量体温、登记个人信息。

进入飞行准备室,辛德勒从箱中取出平板电脑,穿着航空制服的本班航班副驾驶、空乘们立刻围在他身边,飞行准备会开始了。短短7分钟内,从飞行时间到防疫措施,他一一布置到位。他即将执飞一趟前往海南三亚凤凰机场的航班。

48岁的辛德勒来自德国汉堡,在民航业从业约20年,飞行经验丰富。2016年,他来到上海,入职春秋航空担任飞行员。

2020年对辛德勒来说是很不寻常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起初他和家人正在泰国度假,疫情令人们不得不减少交通出行,滞留在全球各地的飞行员不能按时复工成为一种常态。为从严执行疫情防控各项规定,国内各大航空公司飞行员在岗人数一度告急,春秋航空也不例外。

回归电话打到辛德勒的手机上,他毫不犹豫答应了,第一时间飞回上海复工。根据当时的疫情,从泰国归来的乘客,还不用接受防疫隔离,辛德勒很快执飞了。

屈指算来,他已经复工近5个月了,飞抵的机场包括太原、哈尔滨、重庆等中国许多城市,不过根本来不及欣赏风景。

疫情期间,辛德勒始终坚守自己的飞行岗位,没有退缩。“这可以帮助更多乘客抵达他们想去的地方。”他说。

过去几个月,他主要负责执飞国内航班。起初,他对疫情期间的航班安全也有过担忧。“如果让我用航空用语来形容的话,这是一种‘非正常情况’。”辛德勒告诉记者,在工作中,对飞行安全可能造成任何威胁的情况,都会被称作“非正常情况”,如何解决这些可能的隐患,是每次飞行准备会上都会谈论的话题。

疫情防控成为机组飞行准备会上新的固定话题,如果出现患病的乘客怎么处理?如何确保病毒不在机舱内传播?每次开会,他和机组人员都会再一次对这些问题进行讨论,争取找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在航班起飞前,即便机舱已经被清洁过,他也会亲自带着消毒液,与同事一起再次仔细消毒。叮嘱机组人员和乘客佩戴口罩也成了他的新习惯。“作为机长,我要保护乘客,也一定要对全体机组人员负责。我想尽我所能确保他们的安全。”

令他庆幸的是,乘客对于防疫工作都十分配合,复工至今的几个月间,由他执飞的航班未出现新冠病毒感染情况。中国采取的防疫措施也令他安心。“我认为中国的措施真的非常有效。”他竖起大拇指。

从复工后的每月飞行小时看,辛德勒正变得忙碌起来。“疫情发生前,我每个月的飞行时长大约是70小时。”辛德勒告诉记者,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他能感受到中国民航业的逐步恢复,“6月,我个人的飞行时间已经恢复到约65小时了。”

这位机长也很谦虚,他认为,疫情期间留在中国,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他还发文为中国加油。他觉得:“来到中国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好的决定!”(王婧媛、许晓青)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