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意志少女联盟希特勒与神秘组织维利会的造人计划

相传,在二战时期德国有一个非常神秘的组织,名叫“维利会”。这个组织致力于研究一些神神鬼鬼乱七八糟的神秘力量,经常搞一些玄幻的东西出来。

据说这个维利会是人类世界最神秘的组织之一,他们的很多成员都能通过一些“心灵沟通”来获得来自高等文明的重要信息。

很多人认为,希特勒非常执着于地心世界,以及对UFO和地外文明的过度崇拜,都与这个组织脱不开关系。

据说维利会通过“心灵沟通”得到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信息,就是在遥远的金牛座毕宿五星,居住着高等文明的雅利安族人。

传说雅利安人天生就可以利用精神力来操纵宇宙飞船、进行星际穿越。他们在远古时代便来到了地球上,成为了地球雅利安人的祖先。

维利会的人认为,雅利安人是接近神的优秀的人种,但是他们只要和其他人种繁衍一次,精神力就会削弱几分,慢慢的,雅利安人也就变得和普通人一样了,什么精神力之类的全没了。

希特勒和纳粹的党羽们坚信雅利安人是远古神族的后代,他们也同样是日耳曼人的祖先,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目的就是去统治其他的劣等种族。

而那些金发碧眼的白人就是纯种的雅利安人的后裔,只要是纯种的雅利安人之间能不断结合,就一定可以重新的净化血统,让雅利安人能够重振雄风,为纳粹一统千秋万代打下坚实的基础。

虽然这在我们现在看来非常扯,但是元首他相信啊,基于对这种种族优越性的狂热迷恋,希特勒建立了纳粹新宗教,并且不断的古鼓吹,要复兴纯种的雅利安民族,建立德意志的钢铁帝国,并最终称霸世界。

说干就干,希特勒为了实现雅利安人的血统净化工程这个梦想,除了讲故事之外,还真的开始了制造“纯种雅利安人后代”的计划,也就是为纳粹培育下一代的“生命之泉”计划。

1923年,纳粹便成立了首批青少年女性组织。这些纳粹少女团体在那个年代被称为“希特勒青年姊妹团”

随后到了1930年,纳粹希特勒又从青年姊妹团中精挑细选了诸多符合纯种雅利安人特征的金发女郎,并正式组成了“德意志少女联盟”。

当时负责“生命之源”计划的正是纳粹党卫军头子海因里希·希姆莱。这个希姆莱可以说是希特勒最忠实的舔狗,他对希特勒奉若神明,更是对“生命之源”计划情有独钟

1933年,希姆莱授意纳粹正式开始制造所谓的纯种“雅利安婴儿”的工程,他们鼓励精心挑选的德国党卫军精英,跟“德意志少女联盟”中那些金发碧眼的所谓“纯种”雅利安美女发生关系,炮制出“完美的”雅利安后代,以便为“元首”创造更多的“优秀人种”。

1933年5月,党卫军头子希姆莱宣布,作为雅利安人种复苏计划的重点,德意志少女联盟的成员严禁堕胎。并且为了号召德国人民提高“种族储备”的意识,这些被称之为“纯种”雅利安后代的女人,不仅可以免于劳动,还被鼓励可以未婚先孕,生一个伟大,生一群就是民族英雄。

对于那些生了四个以上,或者更多孩子的所谓“英雄母亲”不仅会发放儿童津贴,还会颁发英雄勋章,而那些生不出孩子的女孩,则受到了各种歧视,这真的是太疯狂了!

到了1934年1月,为了将复兴雅利安人种的计划进行到极致,纳粹居然开始了进一步的疯狂计划,他们给40多万人实施了绝育手术,这些多数是一些穷人,病人,和其他种族的德国人

1935年9月15日,希特勒在纽伦堡主持了纳粹党代表大会,大会一致通过了两个决议,一个是《德意志帝国公民法》,另一个是《德意志血统和荣誉保护法》。

这两个决议都明确规定,只有日耳曼民族和与日耳曼同血缘的人才是帝国公民,而犹太人和吉普赛人都不再是帝国公民,他们变成了“不可接触”的“贱民”,同时也明令禁止他们同日耳曼民族通婚。

与此同时,为了实现纯种雅利安婴儿的批量生产,纳粹在国内和他们所占领的地区设立了众多秘密的、令人发指的“勒本斯伯恩中心”。

“勒本斯伯恩中心”致力于向非婚内怀孕的所谓雅利安孕妇,提供一个完全与世隔绝,并且严格保密的环境,使她们可以安心的在那里悄悄生下她们非婚生的婴儿。这里的孕妇个个都是金发碧眼,完全符合纳粹的雅利安人理想标准。

为了保守秘密,所有孕妇的身份记录,都由党卫军封存在专属的档案中,并且与当地普通儿童的出生记录严格的划分开来。

自从希姆莱1936年开办第一所“勒本斯伯恩中心”之后,他手下的党卫军在德国各地又建起了九个这样的产院。在纳粹帝国的历史里,有数万名婴儿出生在致力于复兴雅利安人种的“勒本斯伯恩中心”。

二战开始后,纳粹又在多个被占领的欧洲国家设立了所谓的“勒本斯波恩中心”,迫使被侵占国的金发女郎与德国军官发生关系。

而事实上,最讽刺的是,有许多进入“勒本斯伯恩中心”的女人,都是乔装成良家少女的,她们有些人是为了各种优待和福利,有些人则只是希望能挣点钱养家糊口。

当时被种族复兴冲昏头的纳粹。对这些女人的要求也真的非常简单,只有一点就是金发碧眼。

许多金发碧眼的未婚女子和已婚妇女都疯狂地响应纳粹的号召,他们认为能参与到雅利安人复兴计划是无与伦比的荣耀,在德国士兵开往前线时,这些女人纷纷与他们发生关系。其实不得不说,信仰的力量真的是很强大,但如果信错了人,那也真的是惨

虽然纳粹在本土的洗脑很成功,但是,对于其他纳粹殖民地的女性而言,这种荒唐的“爱国宣传”,显然是毫无作用,于是纳粹便动用了更的残忍手段,在刀枪的恐吓之下,无数金发碧眼的无辜少女,都被迫与纳粹军官发生关系。

希姆莱为了实现所谓“复兴德意志优等民族”这个极其荒谬的目标,可以说是丧心病狂至极。

在纳粹的军营中,甚至一度以奉献优质雅利安儿童的多少,来作为提拔纳粹高级军官的标准之一。

希姆莱对挪威和德国等地“勒本斯波恩中心”的日常管理工作可谓是尽心尽力,他不但经常去那里巡视。还会亲自筛选一些生下来就有残疾的婴儿,命令党卫军的专门负责人将这些孩子无情的清理掉,我甚至无法用“安乐死”来形容这种泯灭人性的行为。

在制造“雅利安婴儿”的过程中,纳粹甚至还嫌十月怀胎批量生产的速度太慢,于是他们干脆就直接绑架其他国家具有雅利安血统和相貌特点的金发儿童,并将他们送到德国人的家庭中抚养,寄希望于他们忘掉身世,将来成为德意志钢铁之躯的一份子。

相传这些疯狂的纳粹屠夫,会在波兰等殖民地,直接将大街上的金发孩子们抓走。有人统计说,在二战期间,被纳粹占领的欧洲国家至少有25万无辜的儿童被纳粹分子绑架,并送给德国家庭收养。

1945年的春天,盟军横扫德国后,传闻纳粹的党卫军在匆忙之中,还不忘将各地“勒本斯波恩中心”的婴儿连同档案秘密的集中到一起,这些无辜的孩子和纳粹余孽一同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由于德国战败后极度混乱,资源匮乏,许多家庭会将被逼无奈领养的孩子遗弃,也有很多家庭因为实在是食不果腹,很多被绑架的儿童因为营养不良而陨落人间。

也许多德国家庭拒绝将他们收养的孩子返还给亲生父母,更可悲的是,在强大的洗脑灌输下,很多孩子都无法接受自己被绑架的事实

有传闻统计称,在二战结束后,每10个被纳粹绑架的孩子中,可能只有1个能够侥幸的活下来,这些孩子的父母早已被纳粹无情的杀害。

二战后的挪威、波兰等国家,许多遗留下来的“雅利安儿童”都被人称作是“纳粹私生子”。这些无辜的孩子,变成了纳粹生育实验中,无辜的牺牲品,他们的真实身份成了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并且还可能要一辈子都背负着耻辱的标志。

时至今日,纳粹早已不复存在,但我们都知道,仍有一些国家在奉行着,带有纳粹意志的人种优劣观念,这是一颗流落在人间的恶魔种子。而邪恶获胜的唯一必要条件,是正直的人选择袖手旁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