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界的第一“巨人”曾改行演评剧因太富态不符合新时代形象

新中国成立前夕,文华影业公司接收了“联华”的部分资产,想拿出部分旧片放映以获取一些营业收入,其中就包括《王老五》(1937)。

蔡楚生在1949年5月30日的日记中记载了此事:“影界集者约近百人,……十时余周副主席至,我首以‘文华’来电拟复映《王老五》(因片中毛夫人任女主角,‘文华’未敢造次)事,请示于周,周为纵笑,并答允征毛夫人之同意。”

5月1日的日记又有记载云:“草致邦藩、陆洁二先生函,告以《王老五》复映事接洽之经过,并云如复映,需附一字幕于片末:‘本片尚有“抗日除奸”之收场,但已于抗战初起时被的反动政府强迫剪去,足见其媚敌之一斑。’此函即自送请柯灵(1909-2000)兄携沪。”

在蔡楚生的日记中,“周副主席”指的是周恩来,而“毛夫人”则为《王老五》的主演蓝苹(1914-1991)。

从这段文字也可见当时的政治风气和社会环境还是相当健康的,而那时候蓝苹还是比较能正常看待以前所做的事,只不过当时的她并没有像以后那么跋扈张扬,这也于当时对她的“钳制”有关。

国外著名电影史学家乔治·萨杜尔Georges Sadoul(1904-1967)后来就指出:“《王老五》一片由两个酷似“瘦星”斯坦·劳莱Stan Laurel(1890-1965)和“胖星”奥列佛·哈代Oliver Hardy(1892-1957)的滑稽演员演出,这部影片是一部喜剧性的史诗,片中兼有先锋派的探索和纪录片的段落,给上海描绘了一幅触目惊心的景象:巡捕穿着大马靴,趾高气扬地四下巡逻,后面是一幢幢高楼大厦。”“纪录片的段落”当指影片静物画般的开头。

显然对于《王老五》的另外两位演员韩兰根(1909-1982)和殷秀岑(1911-1979)而言,到了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这部电影成了他两打死都不愿意说的事了。

早在20世纪30年代,殷秀岑已经成为一名颇有影响的滑稽影星。他在群众中引起浓厚的兴趣,其体胖无比固然是个因素,但他在表演上有一定特色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丑角在上海这个地城源远流长。到了韩兰根、刘继群(1908-1940)、殷秀岑这里,更是把丑角发扬光大,深入人心。

其实韩兰根在殷秀岑之前,基本上是和刘继群合作,他们是最早期的“劳莱与哈代”的组合,因为刘继群本身虽然胖,但很圆润且讨喜,也很灵活。阮玲玉(1910-1935)曾说刘继群是最好的配角。

“瘦星”斯坦·劳莱和“胖星”奥列佛·哈代,是20世纪30年代国外好莱坞著名的喜剧演员。他们参照“劳莱和哈台”,又糅合了上海滑稽戏传统的丑角形象,成了一搭一挡的胖子和瘦子组合。

这就让韩兰根和刘继群的拍档,成为中国初代版的“东方的劳莱与哈代”,他们俩出现在银幕上,观众就已经感到谐趣可笑了。

当时韩兰根和刘继群这对组合,在这个时期的表演也尽量地去除了一些不必要的噱头与夸张,将底层人物的悲苦命运化为“含泪的笑”,深得查理·卓别林Charles Chaplin(1889-1977)精髓。

由于刘继群走得早,后来殷秀岑在联华影业公司的安排下,开始固定和韩兰根在公司的相关电影里做起黄金配角搭档,因为殷秀岑的体型在银幕上占得比例过大,有的时候相反更能突显“瘦星”韩兰根的悲喜效果。

殷秀岑于1911年生于天津。小时候在教会学校念书时,他就对戏剧发生兴趣,时常参加学校的文艺活动,表演《圣经》上的一些片断。

1930年,他考入了北京联华电影人材养成所,学习六个月结业后,就在联华影业公司北京分厂当演员,与白杨(1920-1996)、王斌(1912-1960)、刘莉影(1913-1993)等合演了该厂的处女作《故宫新怨》(1932)。

这是他初次以滑稽角色出现在银幕上。拍完这部影片后,他被调到联华影业公司上海一厂。

从那时起,他演过许多影片。他自己希望演正剧,而舆论界却认为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滑稽角色。因此他演的大都是滑稽戏和轻喜剧。

后来,他和韩兰根搭档,一胖一瘦,模仿好莱坞的“劳莱与哈代”。他以拍电影为主,同时又活跃在舞台上。

他参加了未名剧社和狮吼剧社等文艺团体的新戏剧活动,在《钦差大臣》、《大雷雨》、《保卫芦沟桥》等剧中扮演过角色。

无论是在银幕还是在舞台上,他都善于根据自己的特点,多方面吸取别人的长处,进行创造性的发挥,使自己的表演夸张适度,滑稽而不俗,具有质朴真实的特点。

由于左翼电影运动大大激发了殷秀岑的爱国热情,在短短的6年中,他在联华影业公司参加了许多进步影片的拍摄分别在《小玩意》(1933)、《母性之光》(1933)、《无愁君子‎》(1935)、《迷途的羔羊》(1936)、《孤城烈女》(1936)、《狼山喋血记》(1936)、《如此繁华》(1937)、《联华交响曲》(1937)等影片中扮演了角色。

他演得较多的是绅士、地主和商人。他在《狂欢之夜》(1936)中扮演的商会会长给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他也能扮演社会的下层人物,如《王老五》中的搬运工人,《联华交响曲》中第四章“三人行”中的刑满释放犯等。

《联华交响曲》的“三人行”描写三个犯人出来后立誓从此好好生活,但当他们看到一个青年寡妇打死企图奸污她的高利贷者,他们出于善良的心,顶替寡妇认了罪。

在表演上,他和韩兰根、刘继群配合默契,以富有浓郁喜剧色彩的动作,较成功地塑造了犯人的形象。

在这些影片的表演中,他形体动作适度,质朴细致,真切自然,具有一定的特色。

蓝苹当时在上海演出的几部电影中,其中《狼山喋血记》、《王老五》和《联华交响曲》都有殷秀岑和韩兰根参与,其中在《王老五》中,蓝苹还和殷秀岑有不少的对手戏。

殷秀岑和韩兰根在当时的电影圈中人缘很好。当时有报纸报道,殷秀岑常与联华影业公司的同事聂耳(1912-1935)等人一起到萨坡赛路(今上海淡水路)的球场打球。

演员严斐(1916-2014)与刘琼(1913-2002)结婚时,两人囊中羞涩,想出一个主意,在婚礼现场由韩兰根、殷秀岑把门,谁来参加婚礼就收一块钱。可惜后来严斐与刘琼也是劳燕分飞。

这一时期的殷秀岑,恰好赶上滑稽喜剧的黄金时期,他又是电影界的第一“巨人”,体重达到300多斤,以胖来表演喜剧,其强烈的个人风格得到观众的认可,在很多电影中,他是最有“记忆点”的大配角。

虽然饰演的角色都少不了滑稽成分,如语言幽默、肢体语言夸张搞笑、面部表情丰富等,但是塑造的形象非常丰富,一个人一个样。“看过他表演的人都有同感,他的表演夸张适度,滑稽而不庸俗。”

殷秀岑为了生活,也不得不于1937年至1945年,先后在上海“新华”“中联”“中华”等影片公司任演员。

这时候,聪明的韩兰根还一度自己当导演拍电影,也时常带着殷秀岑一起参与其中。

那时候万籁鸣(1900-1997)的动画片《铁扇公主》(1941)也看上了这一胖一瘦的组合,便将孙悟空、猪八戒的配音交给韩兰根和殷秀岑。

1939年5月新华、华新、华成三家电影制片公司合并,改组为中国联合影业公司(简称“国联”),并冠以美商经营的名义,由张善琨担任该公司的中方总经理。 《西施》是由国联摄制,在当时策划宣传中称“大辱历历在目,国仇耿耿于心”。

1943年,新华、华成、华新、艺华、金星、合众、大成、华年、光华、天声等12家公司实行合并,改组为中华联合制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联”)。

1943年5月,“中联”与川喜多长政的“中华电影公司”、张善琨的“上海影院公司”合并为“中华电影联合公司”(简称“华影”)。

“华影”的董事长还是林柏生,名誉董事陈公博、周佛海、褚民谊,副董事长还是川喜多长政,总经理改为冯节(汪伪政府宣传部驻沪办处长),张善琨为副总经理。

“中联”成立一年之际,出了《中联成立一周年特刊》,《郊游图》即载于特刊。特刊之后,“中联”关张。

《郊游图》的51位演员名单是:陈燕燕、李香兰、顾也鲁、仓隐秋、张翠英、李红、袁美云、周曼华、徐风、章志直、郑重、凤凰、陈娟娟、蒙纳、慕容婉儿、凤、陈琦、梅熹、刘琼、顾梅君、顾兰君、姜明、龚秋霞、严俊、姜修、吕玉堃、戴衍万、舒适、严化、欧辉、王引、殷秀岑、高占非、周起、黄河、徐立、王熙春、胡枫、陈云裳、童月娟、王宛中、洪警铃、张琬、舒丽娟、孙敏、韩兰根、白光、徐莘园、龚稼农、关宏达、李丽华。

这51人也成了沦陷期上海的附逆影人的最初的一个名单,1946年5月22日,上海检举附逆影人告密箱启封,得检举信几十封之多。

1946年5月,上海电影剧人协会检举附逆特补委员会,为搜集证据特放映“中联”、“华影”出品的五部电影《春江遗恨》(1944)、《万紫千红》(1943)、《万世流芳》(1944)、《博爱》(1942)、《卖花女》(1942)。史东山、夏衍、张骏祥、吴祖光、白杨等参与评审。

在当时影人中,李丽华、陈云裳、白光和李香兰是“蹦跶”的最高的,除李香兰最后离开之外,另外3位都不得不到香港寻求发展。

而合拍的《春江遗恨》,中方出演的则有李丽华、梅熹、凤、吕玉堃、严俊、韩兰根、殷秀岑等人。

殷秀岑不仅在戏中是个优秀的喜剧演员,戏外也是开心果。他身上发生过不少趣事:

在周璇(1920-1957)主演的电影《渔家女》(1943)在无锡太湖边拍摄。导演卜万苍(1903-1974)担心当地的渔霸刘三惹是生非,便设宴招待他。

卜万苍为了保护周璇,给刘三送了口信称周璇胃痛不能赴约。可刘三偏偏对“金嗓子”周璇不怀好意。当晚即派打手抬着轿子赶到摄制组,一定要“请”“金嗓子”来。

打手闯进屋子,谁知此时周璇已经被剧组中的殷秀岑藏了起来,躺在周璇铺上的正是殷秀岑。众打手并没有见过“金嗓子”,老大吩咐抢人,就强行拖起了殷秀岑。

殷秀岑的体重惊人,几个打手根本拖不动,最后闹了笑话。殷秀岑笑道:“你们一定轿子抬‘金嗓子’,却抬不走我这个土嗓子啊!”卜万苍知道刘三不会善罢甘休,连夜雇船离开无锡,到苏州继续拍摄。

解放后,殷秀岑感到方向迷惘,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于是组织创办了“大喜话剧团”,后改为“金鸡话剧团”,并任该团团长,专门从事舞台喜剧表演。

前排左起:侯宝林、殷秀岑、常宝堃;后排左起:常宝华、马三立、韩兰根、关宏达、赵佩茹、常宝霆

1951年5月,他们从长沙到广西,在殷秀岑带领下,剧团全体成员都参加到革命队伍里。他们这一举动受到党和网民政府的重视,并给予较高的评价。

此后,殷秀岑历任广西宜山地委文工团副团长、宜山地区文化馆艺术指导和文化训练班教员等职,对活跃和提高当地文化艺术生活起了积极作用。他还曾组织文工团参加土地改革试点的宣传活动,演出《白毛女》和一些反映土改运动的节目。

由于工作需要,他先被调到总政评剧团,后又调到中国评剧团,与新凤霞(1927-1998)等一起参加了著名评剧《刘巧儿》(1956)的演出。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演评剧,开始他对这个门类的艺术感到生疏,也闹过笑话,本来他是饰演巧儿父亲刘彦昌,因为太胖不像穷苦人,又改演地主王寿昌,但他依然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为了发挥他电影演员的特长,于1954年调他和韩兰根到长春电影制片厂任演员。从这以后,他参加了《没落之家》等数十部译制片的配音。

之后,他与韩兰根、导演吕班等人组成“春天喜剧社”,并参与拍摄了《不拘小节的人》(1956) 和《没有完成的喜剧》(1957)。

殷秀岑与韩兰根的最后一部合作影片是《没有完成的喜剧》,只可惜片名一语成谶。整风运动中,出品方宣告解体,全体演职人员接受审查,喜剧果然没有完成。

香港导演刘镇伟执导的奇幻喜剧《射雕英雄传之东成西就》(1993)中的插曲《双飞燕》其实就改编自《王老五》。

《王老五》开头部分与同年出品的《马路天使》(1937)相比,既像又不像,同样是上海风貌的展现,它却走到另一个极端,完全以静止的都市画面进行拼贴,颇有与《马路天使》针锋相对之感。

因为在《王老五》中所有的贫穷那是真的贫穷,让人看不到一点美感和希望;而《马路天使》中人性的美好和对底层民众之间的展现至少是美好的。

《王老五》中的喜剧设计有明显的好莱坞痕迹,影片配角由“瘦猴”韩兰根和“永远怀孕,此生难产”的殷秀岑担任,利用形体搞笑,当然不是很高尚的喜剧手段,洪深就对好莱坞的劳莱、哈台表示过不满。不过一胖一瘦,相得益彰,确实是流行的喜剧搭配。

由于蓝苹在片中基本上都是以灰头土脸的形象出现在银幕上,所以她不希望这部电影留存下来。那时候但凡和她有关联的人,基本都是“避之不及”,殷秀岑和韩兰根自然也在被“关照”的名单中,新账旧账一起算,“吃苦”就不必说了。

现在想想,在特殊的年代,殷秀岑作为特型演员,放在“火红的时代”的确无法展现他的才华,也无法展现那个时代的风貌,这种不是局限的局限,即使是一种悲哀,到最后却真的成了悲剧,如同电影《王老五》中展现的一抹望不到底的悲凉。

“傻大姐”因客串进入电影圈,受到导演们力捧,31岁意外去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