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碟 卡巴耶: 西班牙的“圣洁女神”

在大家印象中,西班牙原本并不应该是一个盛产古典歌唱家的国家。首先西班牙并不盛产歌剧,古典音乐的发展也完全落后于古典吉他与弗拉门戈舞蹈,在演出与教育方面都无法与意大利、德国相提并论。然而,二十世纪下半叶卡巴耶、贝尔冈扎、多明戈、卡雷拉斯等歌唱家出现之后,慢慢改变了人们对于西班牙的这种偏见。这些歌唱家当中最为杰出的,也许应该算是女高音卡巴耶了。

蒙茨克拉特·卡巴耶(Montscrrat Caballe)1933年4月12日出生于西班牙巴塞罗纳,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女高音歌唱家之一。她以完美的音色让观众动容,用令人叹为观止的气息运用征服了全世界。

卡巴耶一生演唱了一百余部歌剧,她不仅演唱威尔第、普契尼等人的作品,同时也演唱了很多并不为听众所熟知的歌剧作品,她是二十世纪演唱歌剧最多的女高音。卡巴耶一生录制了大量的唱片,其中包括西班牙民间歌曲、民族歌剧,意大利歌剧、歌剧选曲,同时还录制了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威尔第的《安魂曲》等大型声乐作品。这张《蒙茨克拉特·卡巴耶典藏》(The Essential Montserrat Caballé)就是卡巴耶在歌剧方面最为辉煌的展现。

唱片以普契尼的歌剧《波西米亚人》(La Bohème)开始,的咏叹调“他们叫我”(Mi chiamano Mimì)虽没有大起大落,但也充分展现了她的活泼与深沉,随后与鲁道夫的二重唱“可爱的女孩”(O soave fanciulla)也许是歌剧重唱中最优美,最感人的段落之一。卡巴耶与多明戈两位大师的演绎已经近乎无可挑剔,细腻、动人又有着饱满的激情。随后是威尔第的歌剧《茶花女》(La Traviata)中的选段,“很奇怪”(E strano, è strano!)与“永别了过去”(Addio del passato)是两段反差较大的唱段,前者轻巧、活泼,花腔唱段较多,适合抒情女高音去演唱。后者从读信开始就略显阴沉,完全没有了活泼,随之而来的是阴霾与沉重,更适合用型号大一些的女高音来演唱,卡巴耶自如的完成了这两个略有反差的唱段,而且完成的极其完美、自然。

贝里尼的歌剧《诺尔玛》(Norma)是最能展现卡巴耶惊人的气息控制力的作品之一。“圣洁女神”(Casta diva)被无数女高音作为代表曲目,也有如卡拉斯、萨瑟兰、弗莱明等众多经典版本,而卡巴耶的演唱是气息最为平稳流畅的,乐句线条之长让人叹为观止。随后的“啊,我的爱人请回到我身边”(Ah! bello a me ritorna),又在花腔上有着很大的挑战。《弄臣》(Rigoletto)中吉尔达的咏叹调“亲爱的名字”(Caro nome)也是一首女高音的重要作品,在音符跳跃的同时不失乐句连贯是这首作品最大的魅力,卡巴耶能够在完成以上要求的前提下保持弱声演唱,就更是不易了。

契莱亚的歌剧《阿德里亚娜的莱科芙露尔》(Adriana Lecouvreur)的歌剧中的咏叹调“我是上帝谦逊的使女”(Io son lumile ancella)虽是一首较为短小的作品,整体也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在卡巴耶的演绎下更加升华,全曲的半声弱唱已经不再成为亮点,而是结尾处那几个连续高音的弱唱——那种虚无缥缈,简直美到了极致,这种感觉也许只有卡巴耶可以毫不费力地表现出来,而这也是卡巴耶的魅力所在。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