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球不输嘴——天津有什么资格瞧不起长传冲吊?

天津球评界输球后依旧嘴硬,殊不知这场球体现的是教练层面最为无情露骨的吊打,双方教练孰强孰弱,尤其进入下半场看得一清二楚。

山东中前场四个首发本土球员都是耗材,开局全力跑,中段到点下。三中场夯实中路厚度,谢文能兼顾攻防换取克雷桑不回防。长传战术永不过时:中锋争下第一点,外围用技术处理二点,速度型球员空切插上,中后场强势夺回球权,四条缺一不可。山东首发中路球员没有启动速度,中路球员速度慢导致包抄二点效率很差,边路球员同样无法收到中间处理二点球,费莱尼能拉到禁区外做最简单的衔接也就无法保证禁区内的效率。但山东能倾全队之力夺回球权,这就是费莱尼打满全场背后的助力。饭圈狂吹的本土典礼中场(黄-李-廖),首发负责消耗,半途必须拆掉。崔康熙执教山东初期首发费莱尼(高中锋)+莫伊赛斯(中场射门员),无人能拿球转身,身后八人消耗巨大;首发塞进二线支点克雷桑,但失去穿插身后的支援,导致费莱尼自身消耗巨大;两翼用国产边锋甚至双助攻型边卫支援费莱尼,说明费莱尼已接近极限,需要边路起球支援费莱尼扑门来减负,但上了国产边路就无法保证中场覆盖面,如果前面打不进就会整体崩溃,所以为什么要排出所谓的典礼中场,就是这么回事。

崔康熙的第一个调整,莫伊赛斯对位换廖力生,陈蒲上来和克雷桑换边,换人不换阵。五换局面下,满血打残血,莫伊赛斯完全有余热,鲁能前场70岁组合必须轮流/接力出场维持状态,但只要保证他们体力合格,老将们就能找回当年的风采。莫伊赛斯不再是中场射门员,而是一个正常中场,能在30米线一带拿球甚至晃动,在外围发挥技术。上陈蒲,多一个围绕费莱尼身边的速度点,把费莱尼伺候好,就能大概率赢球。此时山东集体前压,场上阵型接近415,黄政宇是1,阵型畸形,他本人能力有限,下半场漏了N次,导致天津多次推过半场。舍弃阵型围绕强点很危险,第二轮调整,下黄政宇上张弛,李源一来到后腰。持续15分钟掏空中场两头堆人,局面异常凶险,张弛可能只有不到30分钟的体能,但在比赛最后15分钟靠满血打残血就已经足够改变比赛,有他积极空切插上,莫伊赛斯回撤到中场时就有空间做动作。王彤对位换下童磊,名义上右边卫实则半后腰,覆盖李源一身侧和张弛身后空间,此时后卫线,贾德松覆盖右中卫防区和大半个右边卫防区,郑铮拖后发挥技术,刘洋不再下底而是内收到肋部充当半翼卫衔接中前场,跨越攻防,贯通全场,用球场平衡加强攻势,强攻阶段换上体力充沛的防守球员,加强反抢和回收球权的能力。王彤+贾德松能顶出来更能抢到球,前者有活力,抢球后还积极插上空切,所以75分钟后费莱尼照样能被激活。为什么要这么打,因为此时费莱尼已经完全适应了比赛,他附近有人靠拢,状态就能明显提升,甚至能像一个标准中锋那样回撤-做球-反跑到禁区压制对方后卫。山东没有完整十号,甚至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控球点,他们的生命线是左中前卫莫伊赛斯拉边,利用费莱尼的背身做球完成横向转移,把陈蒲和克雷桑换到中路,再加上变身翼卫的刘洋,多人在左路接力完成推进;右路王彤一侧留守,想把进攻推上去,需要费莱尼拉右路接高球,克雷桑收到肋部控制二点,张弛后排空切插上。同时要注重攻守平衡,用更新鲜的血液回收球权,用正常的阵型集全队之力发起总攻。张弛的后点包抄都看得见,但不能只看这最后一下,要成体系地看,要从第一个调整甚至开局布阵开始看,这里蕴含了阵型的智慧,攻守人数分配的智慧,前后平衡与围绕强点如何取舍的智慧,继续死扣细枝末节,就永远理解不了一个高水平教练该怎么下棋。

李源一不能踢满全场,最后一个换人是吉翔,上来搭档莫伊塞斯踢双后腰,最后一滴血,压榨到了极致。山东国内球员就那么回事,中轴老将多,活力弱,连续作战能力差,前场缺少释放压力的出口,后场的抗压能力就必须维持在极限,要靠防守球员轮番出场维持住后场战斗力,贾德松要兼顾前顶和补边,王彤替补出场兼顾边卫和后腰,吉翔都要出场顶几分钟。主动且战术性换上替补后卫,在三换规则下会严重影响前场活力,然而如今是五换,情况截然不同。关键还是打牌的人厉害,你的打法没有真正围绕强点,人人场均跑一万三也没用。

足球需要研究体系化作战,是人就有弱点,体系分工不能泯灭球员的特点,更不能拿来当借口推卸责任,什么叫体系,无非是用人组合起来的东西而已。至于天津,输球不丢人,眼高手低胡吹“现代足球”贬低高球才是真正的丢人,都已经沦落到要饭的地步,就甭充什么高贵范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